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代财经网:后中关村时代:蜕变、融入、消解

时代财经网:后中关村时代:蜕变、融入、消解
发布时间:2019-09-16 浏览次数:72

全长220米,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一个即便放在四线城市都不会起眼的步行街道,却成为人口14亿,面积960万平方公里大国的科技腹地。

这是位于北京海淀西大街48号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中关村每年发生的创业投资案例和投资金额高达全国三分之一。而中关村创业大街,是中关村之心,是孕育中国科技公司的子宫和梦想开始的地方。

这里拥有45家优秀的创业服务机构,入驻机构在国内分支数超过100家。在“双创”政策的支持下,无形之手和有形之手,在这里紧握在一起,把带有中关村气质的创业精神散播到全国各地。

回到未来

一切从总理的一杯咖啡开始。2015年5月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随行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中关村创业大街的3W咖啡馆,并在这里喝了一杯带“黄金圈”的香草卡布奇诺。

五个月后,创业大街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双创周”活动。小小的步行街人头攒动。如果你曾在这时走上创业大街,会立刻被两旁孵化器、创业空间、小微企业服务商和地产公司的KT板和宣传台淹没。

“这里的创业服务公司比你见过的创业公司都要多。”参观的年轻人对记者发出这样的感叹。

 

中关村创业大街一角。来源:时代财经

街道的另一头,各式奇怪的科技小玩意吸引着你——贴在电器上、监测老人行动的芒果便利贴;足足两斤重、可以给手机充电的无线充电钱包;被几个大学生唤作“机器人”的电动玩具;可以自动切软键盘模式的硬键盘;可以飘在空中的磁悬浮音箱……

你仿佛穿行在未来世界,但又对这些产品的前途抱有担忧,所有的担忧似乎又变成了现实:四年以来,这些“科技产品”大部分都是昙花一现,没有一款产品再次出现在你的视野。但小微创新背后的驱动力量,在中国成就了无数的科技公司和财富神话。

“那个时候,几乎每个星期,我们都会来参加创投机构组织的分享沙龙。”晴子(化名)曾在中关村和自己的大学同学创办了一家在线教育机构,并拿到了一笔200万元的融资。“参加分享会是免费的,我们有时候是听众,有时候是分享者。”

不同行业间的交流、碰撞,让晴子保持了敏锐的商业洞察。在意识到在线教育项目因为依赖重资产而无法与巨头抗衡后,她带领团队迅速更改了“赛道”——放弃了在线教育项目,成立了一家拥有一众电商内容编辑人员的电商导购软件,并因此拿到了另一笔千万级融资。

濒临倒闭的咖啡馆

支持看似天马行空创业idea的,是一股来自商业的自发力量。这股力量助推中国的科技创业公司,掀起了强大的创业浪潮。

2011年夏天,许单单、马德龙和鲍艾乐用众筹的方式获得了100万元启动资金。三个创始人对餐饮一无所知,却想要做一个咖啡馆。

但他们远远低估了开一间咖啡馆的成本费用,光是消防检查就花了16万元。为了节省租金,加快装修速度,他们是给物业各种送礼、送烟。曾在腾讯、搜狐任海外编辑的鲍艾乐经常与各国大使谈笑风生,如今要给小区保安点烟。

当咖啡馆正式营业,装修已经花了100多万元,日常运营的亏损又成了常态。曾有一个服务员结账2万块,最后没有人知道这笔钱去了哪里。

一杯咖啡20多块,20个人也只能带来大约500块的收入。3W咖啡决定“做活动”。一场活动场地费3000元,收入更为可观。依靠邀请嘉宾、主持活动、发布信息,3W咖啡最终把活动的报价提高到了1万以上。

创始人的人脉资源也真正开始发挥作用。3W拥有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腾讯COO曾李青、真格基金徐小平、去哪CEO庄辰超等超过100位股东。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媒体人共同组建了最早的“创投圈”。

此后的每天,从早上8:30到晚上11:00,3W咖啡店内人潮熙攘。他们当中有大量正在迫切寻求资金的创业者,以及急于挖掘优质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投资人。

3W咖啡最吸引创业者的地方在于,这不仅是一个咖啡馆,而且还是集创业咖啡馆、孵化器、创业基金、品牌推广、人才招聘等于一体的完整创业生态体系。

一个咖啡馆的濒临倒闭,成为中国支持“双创”强大商业力量的开端。而国家政策正是为这一模式点燃了燎原之火。

中关村大街的创投机构。来源:时代财经

2013年,中关村正式提出建设“一城三街”:“一城”即中关村软件城,“三街”是科技金融一条街、知识产权保护和标准一条街、创业孵化一条街。海淀区国资委下属国有企业北京海淀置业集团投资开展海淀图书城业态调整改造,全面推动海淀图书城向创新创业服务业态升级,创业大街由此诞生。

2015年总理的到来,彻底激活了3W的品牌活力。截至2015年底,3W孵化、投资的创业项目达到100多个,其中不乏来自硅谷、台湾、香港多地的创业团队。超过一半项目在孵化期间获得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3亿元。

和3W类似的,还有车库咖啡、联想之星、36氪、创业黑马等45家各类创业服务机构星罗棋布。他们既是“双创”政策的受益者,也是“双创”落地的领路人。

从此小公司受到更多关注,原有优质资源集中在一家公司的情形已经改变。一大批垂直网站、基于某一点的技术创新公司出现。“创业公司”这一代表了独立、勇气、新锐等多层含义的词汇开始横扫逐步升温的投资市场。

据统计,截止2017年,中关村创业大街已经联合了30多家大企业、50多所高校、200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等各类合作方,累计孵化团队1900个,总融资额91.04亿元,平均融资额1225万元。其中,融资超过1亿元的企业有40多家,独角兽企业2家。

后中关村时代:点燃星星之火

3W咖啡已在深圳、广州等10个城市设立了分支机构。“总理咖啡”给全国更多创业者带来了力量,“中关村”自己也脱离了物理空间的束缚。在望京、上地、昌平,有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在跟随着这张名片成长。

北京西北五环外的上地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负高科技名号的中关村软件园。在这里,腾讯与百度、新浪在相同区域选址的新北京总部,是单层面积为2.8万平方米的七层正方形建筑,在此办公的员工人数接近8000人。

2017年,滴滴的员工从陈旧的得实大厦搬进了上地的新大楼,可会议室还是不够用,屋顶的露台上都挤满了人。

这里是反消费主义的圣地。“下雨天和周五的时候会爆堵。在这里,最好的基建就是共享单车。” 曾在滴滴任职的徐晓表示。“最不方便的是娱乐,荒凉极了。”月收入三万五的他,每个月的开销仅五千元——三千用来住宿,两千用来吃饭。

从行政管理角度看,中关村本身包括一区16园,包括海淀园、丰台园、昌平园、亦庄科技园、通州园、大兴生物医药基地等。其中海淀园的主要功能是高新技术成果的研发、辐射、孵化和商贸中心,其他园区主要为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基地。

相比上地中关村软件园,中关村大兴亦庄科技园呈现出另一种景象。与信息软件产业不同,这里聚集着京东方、中芯国际、奔驰等大批电子制造、生物医药、能源材料、装备及汽车制造等“重型”企业。

赵晓利是一名民营火箭公司的生产主管。他告诉时代财经,在亦庄上班最不方便的是通勤,地铁线路不多。“但最方便的是离火箭研究院比较近,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和请教专家。”

同徐晓不同,他对亦庄的基础设施感到满意,“亦庄的工作生活环境还是很不错的,绿化覆盖面积大,荣华南路主路开阔平整,核心区的写字楼和商业街也很繁华,加上近几年亦庄发展很快,总的来说工作环境还是蛮不错的。”

晴子、徐晓和赵晓利,如今都已经离开了中关村创业园:晴子将团队搬到了北京南二环的一家四合院里,这里文艺气息浓厚,深受内容团队的青睐;徐晓离开了滴滴,加入望京一家体量更大的互联网公司;赵晓利被公司调动到西安研发基地,肩负着新型火箭发动机的生产任务。

四年后的今天,时代财经再次走上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街头。跟以往的热闹相比,这里沉寂了很多。卖书、文创用品的咖啡馆言几又,跟对面3W咖啡一样受到热闹。咖啡的味道、空间的舒适,同高谈阔论一样受到重视。中关村的名片已经不再重要,但“双创”的故事已经散播到全国各地,带着年轻人财富和事业的梦想,生根,发芽。

最新通知

友情链接